十五元的三文鱼

戳一下这里→○
日我lof!想日就日!!真的欢迎!
吐槽开玩笑什么都随便来!当自己人!!
扣扣:3249535772请来勾搭我!orz
(年更选手)(感觉像打广告)

【nemonnax】他不接受你的告白

*绝对的nemonnax,相信我!

*好吧还有一点nedseil

*有点乙女!第二人称视角!但是绝对是nemonnax!

*文笔不好请见谅

*这是一个突发脑洞

*人是《海底两万里》的,欧欧西是我的

     

R U OK?

黑喂狗!

正文:

自你来到鹦鹉螺号上后,你第一次开始思考这个问题——就坐在鹦鹉螺号上的小艇里思考,这是你知道有小艇这个存在后养成的习惯。

你...是不是喜欢鹦鹉螺号的船长,尼摩船长?

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,一个神神秘秘的有社会正义感的高富帅摆在自己面前,不好奇到喜欢上他才奇怪吧?

你思考了几天,发现对尼摩船长的心越来越清晰,情深地似乎看一眼他就想把他扑倒。眼神怪异得尼德·兰都怕你三分。

你有点不敢相信这居然是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在用尽全力按捺住自己那颗噗通噗通的心的一周后,你决定要去向船长表白。

你站在门口,心里像是有一万只鲛鱼在乱撞,忐忑得不行,怂得一逼。

而此时,鹦鹉螺号的船长,尼摩,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的办公桌前专心阅读《海底的秘密》,时不时写上一段反驳。

你做了一次深呼吸,虽知道成功几率不大,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地敲了敲门。

过了一会儿,房间里传来闷闷的一声叹息声和“请进”。

你打开门,轻轻地走了进去。

尼摩船长抬起头,好像是想说什么,但看到是你,又咽了回去,眼中满是“怎么来的是你”的失望。

“船长,很抱歉打扰到了您。但是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对你说,不说我的心就不能舒坦。”

“请说。”

“我..喜欢你!”

你的话让船长有些出乎意料。实际上你的眼神他读得一清二楚,他了解像你这样青春期的小女生的心思。他挑了挑眉,意示你继续说下去。

“我我我知道这有些唐突了,在您失去家人之后..但是我是真的喜欢您!我思考了一段时间,我也虽不是什么家境好的女孩,但是该会的我都会,该有的我都有,希望您能考虑一下。”你红着脸,硬是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。

“没事。阿龙纳斯教授呢?”

“啊?他,他在图书室。”尼摩船长突然提到了阿龙纳斯教授,让你有点懵。

尼摩船长起身,扯了扯自己的衣服:“跟我来吧,小姐。”说着,便向门走去。

你一脸懵逼,不知道船长要干什么,只能傻愣愣地跟着船长走,但心中不禁有点小期待。

你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跟着尼摩船长走到了图书室,阿龙纳斯教授正抽着海草烟,看着书做批注。

阿龙纳斯见你和尼摩船长来了,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赶紧起身,把烟按灭在身旁的烟灰缸里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“不用担心,教授,只是这位小姐对我表明了心意而已。”尼摩船长的脸上略显愉悦,让你的心里有了点底。

“啊,是吗。”阿龙纳斯教授也看出了尼摩船长的愉悦,不免强扯着笑容,“小姐是个很好的女孩儿呢!”

你读出了阿龙纳斯脸上的苦涩,好像知道了一些什么。

“但是,教授,我现在又遇到了难题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”尼摩船长微微皱眉,像是很为难的样子。

你的心里咯噔一声。各式各样的拒绝浮现在脑海中,你甚至开始在心中祈求船长能发个好人卡,不要太伤你的心。

“您说。我非常愿意为您效劳。”

尼摩转向阿龙纳斯,看着他的眼睛,十分坚定、严肃地说:“我喜欢的是教授您,但我该怎么办才伤不到这位女士的心呢?”

“我喜欢的是教授您。”

“是教授您。”

“教授您。”

这句话一直回荡在你的脑海里。
 
你已经伤害到我的心了啊混蛋!

你在心中咆哮。

你十分震惊,但又觉得这一切发生得十分理所当然。你回忆着船长与教授的日常互动,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但可怜的阿龙纳斯还沉浸在吃惊中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

“抱歉,船长。可能是我烟抽多了,脑袋有些混乱。您能再重复您刚刚所说的吗?”

“噢我的生物学家,你没有听错。我喜欢你,可以说我爱你的程度了。而且我的烟并不会让你头脑糊涂。”尼摩船长笑说,“那么,阿龙纳斯,你接受我的爱意吗?”

“我..我,我当然接受!我太愿意了!”阿龙纳斯的脸上露出了比看到珍稀鱼类时还兴奋的表情,并像个孩子一样,高兴地轻轻跳了起来,抱住了尼摩的脖子。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尼摩船长挑起阿龙纳斯的下巴,在那两片唇上啄了一下:“吓到你了吗?”

“有点。”阿龙纳斯教授笑得很幸福。

你觉得你现在站在图书室,就是一个十万伏特大灯泡。你只好退出图书室: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

你既为阿龙纳斯教授和尼摩船长高兴,又为自己伤心。你打算去找康赛尔谈谈心,顺便告诉他他的主人是别人的了。

刚走到康赛尔的房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出了康赛尔的声音:“尼德·兰先生,能让你的手安分一点,让我专心分类吗?”

“别管那些鱼吧,我亲爱的康赛尔,你还有个人在旁边呢,总会有些事比分类更有趣的。”

“兰师傅!别!”

你听到这里,放下了本想敲门的右手。你叹了一口气,心想自己还是太年轻了。

你现在已经失恋了,单身狗这个称号就没有改动过,就像船上的其他水手一样。不,你甚至都不知道这些水手是不是成双成对上船的。

你在船上绕了几圈,没有发现一个水手。你心灰意冷地来到了小艇里,坐在地板上,环抱双膝,思考人生。

END。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171 )

© 十五元的三文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